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大学生在线

只想一点点

男得 字号:TT 1199

(一)诗在别处

喜欢舒婷,也喜欢舒婷的诗。

中学时学过一篇她的小文章《我儿子一家》,不知现在的中学课本里还有没有,文章里舒婷用儿子的口吻道出一生“三怕”之一:怕与人谈诗。因之,我相信她是一个真正的诗人——因为她是真实的。

草读过一本关于诗歌发展史的小册子,简单摘了几篇不曾读过的小诗,就随手丢掉了,因为真的很无趣。我不主张从一个过于理论和专业的视角去研究那些和文字相关的领域,比如诗歌。她是一个太过偶然、太过随性的东西,所以在生活面前,她显得那么重要,又显得那么不重要。我相信,真正的诗不需要工于韵律、不需要泥于表达、甚至不需要为外人理解:那条雨巷里,能够感受和欣赏姑娘丁香般气质的人,又何止戴望舒呢?

如今很庆幸五年前没有被南方那所大学的中文专业录取,因为我害怕过于规范化的训练会影响我对生活的感知和写作的认识,我害怕以后注定要把写作作为一种谋生的手段,我更害怕我无法接受海子那般的绝望。我想,作家和诗人是一个很尴尬的职业,因为他必须为五斗米把自己的内心的诗性和盘托出,在芸芸众生中去寻找原本就可遇不可求的那份认可。同样的,我很反感那些用“诗意”“诗人”自我标榜的人,因为诗意和幸福一样,是一件太过隐私的事。我无法接纳一个暴露隐私甚至制造隐私的人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诗意在别处,管他琴棋画,何妨酱醋茶?



(二)美从何而来

记得在高中的美术课本里有一张官窑瓷瓶的照片,器型饱满无赘饰,通体朱红无杂色,每移目于此,皆为其大气纯粹而醉心,粉彩也好,青花也罢,皆不可与之同日而语,那时就在想,或许这就是美和漂亮的差别,只有纯粹的东西才能称之为美。

本科时,买了本张晓风的散文做床头读物,夜深人静,读到《矛盾篇》那句:“爱我如清风来水面,黄鸟度青枝”心头忽为之一震动,忙用笔划下。好句似佳茗,尤其“黄鸟”“青枝”一句,青黄相映,动静相生,美感扑面而来。突然又觉得,美的根源或许在于矛盾和冲突。

于是想不清楚了,纯粹是美?矛盾是美?

转念又一想,何必呢?美是用来感受的,又不是用来区分的。

有些问题只会越想越糊涂。



(三)“手”和“者”

《中国好声音》里听到了两个挺有趣的词:歌手和歌者。

中国的语言就是这么有趣,概念和概念之间往往一字之差,内涵就大相径庭,还真耐琢磨。同样是唱歌的,歌手是以之为业,歌者是以之为生,后者比前者变的是一个词,多出的确实一份原则和敬畏;同样是码字的,“作家”就比“写手”透着那么一份单纯和庄重。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其实可以去简单地理解“职业”和“事业”:心在里面,就是事业;心在外面,就是职业。我们也可以去理解“行者”和“路人”,你的人生,是为了行走?还是为了赶路?



(四)鱼是害虫还是益虫

小时候问过我爸妈很多问题,但有两个问题他们没回答清楚:一个是“我从哪来的?”另一个是“鱼是害虫还是益虫?”

第一个问题现在看来不是问题,怎么回答让我的下一代满意才是问题;另一个问题直到前几天我也没想通,小时候在村子里跟着家里的大人去田里灭鼠,鼠药、鼠夹、锄头无所不用其极,大小耗子杀之而后快,但这种血腥的场景并没有给我幼小的心灵留下什么阴影,因为从小就被教育灌输老鼠的种种罪状,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但遇到家里杀鱼杀鸡我就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于是,有一次在妈妈即将对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鱼手起刀落的时候,我问了她一个问题:妈妈,鱼是害虫还是益虫?

前些日子在做一道试题,问一个法律行为的效力问题,根据自己一点浅薄的逻辑学知识,我相信答案会在“该法律行为有效”、“该法律行为无效”之间,深思熟虑之后,我认为应该是“无效”,但对了答案之后我发现错了,错的彻彻底底:答案既不是“有效”,也不是“无效”,而是“效力待定”!

原来这个世界上有太多问题,不是只有“对”与“错”两个答案。

文章评论 (0)

专栏名称

男得

生活在别处,所以,我想和你聊点别的~

最新发布的文章

1/3

谁关注了我

1/3

每周热文

1/8
  • 愿真的能在别人的世界找到自己,不论是当事人,还是你我这般的看客。
  • 少年和现在差多少,几岁却可以颠覆你的梦想,越大梦想越实际,越大越看轻了我们的潜力。我们在长大,梦想也要学着长大。
  • 今年“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有很多对大学生就业有启发的论述,包括创新创业、就业、产业、行业发展、业态变革等,对大学生朋友们做好生涯规划和就业准备有重要的参考意义,也是时代的风向标。锋哥摘取整理了部分论述,供亲们参考。
  • 如果有收获,一本也很好,一本就很好
  • 从小我们就有许多梦,有一支波板糖的满足,更有太空漫步的幻想。
  • 中国人似乎对变胖有一种天然的拒绝。聊天时,如果对方来一句:哎呀,你最近好像变胖了。这句话的杀伤力,基本上可以宣告友情中止。
  • 为你总结简历出现的普遍通病~看完药到病除了~
  • 生活,清茶、淡酒、三分甜,简简单单足矣。
  • “不要让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句话到底谁用得最多?其实细细一想,无非两个行业,房地产和培训机构。再细细一想,感觉所有的原因就不言而喻了。“不要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其实是一个荒谬的论断,如果将人生比作赛场,那一定是场马拉松,而不是百米冲刺,“起跑线”的意义并不大。
  • “蛟龙号”载人深潜器是我国首台自主设计、自主集成研制的作业型深海载人潜水器,设计最大下潜深度为7000米级,也是目前世界上下潜能力最深的作业型载人潜水器。“蛟龙号”可在占世界海洋面积99.8%的广阔海域中使用,对于我国开发利用深海的资源有着重要的意义。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