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大学生在线

小阿苏,你还好吗?

文艺风尚 字号:TT 301

十年过去了,老夏和小陈的孩子六岁了。

小陈偶尔会问一问老夏,你说那个小阿苏现在怎么样了?

 

(一)

小阿苏安静地待在特护病房里。

 

他拿着特3床家属给他的泡沫垫子,一块块地将它们拼接起来,垫在门背后的那个角落里,拿上特5床家属给的被子,一个角一个角地扯平,再对折起来铺在垫子上,又脱了上衣外套,一骨碌钻进折好的被子里,被子正好一半垫在身下,一半盖在身上。

 

这病房的地已经够干净的了,还垫了这么软和的泡沫垫子,好像比他之前睡过的床都要好。

 

躺在被窝里的小阿苏,身上暖洋洋的,心里想着。这里不仅“床”舒服,简直哪儿都好。因为有空调,这么冷的冬天,跟春天一样。一日三餐也有人送来,只要拿着特1床家属给的饭盒,往打饭的人跟前一递,好吃的就装满一饭盒。

 

吃的,盖的都好,还有什么地方能好过这里呢!

 

要是爸爸现在躺在自己旁边那就更好了!

他会得意地跟爸爸说,这里早上不仅有稀饭馒头,还有蛋糕和鸡蛋,午饭有三样菜,晚上有时还发一整包的榨菜;再给他看看泡沫垫子上竟然还有一只兔子在吃草的图案;再把特4床家属给的一套新衣服穿给他看看;再把自己晚饭时没舍得吃的榨菜拿给他看看,一起吃!

 

可现在爸爸是这里的特6床,这里的好吃的爸爸不但吃不上,爸爸连动一动都不能了。

 

跟他说话也不理,大便在床上,小便通过一根管子流到一个袋子里,“吃饭”是通过鼻子里的一根管子。他看到过护士阿姨,拿着一根粗针管往爸爸鼻子里的那根管子里打牛奶和米汤进去。

 

现在这么好,为什么爸爸还一动不动地睡在那儿呢!他什么时候能睡醒呢?爸爸已经好久都没有跟他说过话了,哪怕是骂他呢?

小阿苏觉得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嘴巴瘪了瘪。

 

要不是躺在墙根那头的特4床家属突然哭出声来,小阿苏就哭出来了。特4床家属的那一声“呕呃”把他的眼泪给吓了回去。

 

那“欧呃”的一声低沉有力,很快就沉寂了,但小阿苏很清楚的听到了,其他几个睡在地上的家属应该也听到了,可他们怎么都不说话呢,平时他们不都话很多很热心吗?今天这是怎么了呢?

 

小阿苏心里有些着急,他希望看到别的家属能去和特4床的家属说说话,让她别哭。

半晌,也还是没人动,他很想自己去跟特4床家属说,让她别难过,可又不好意思。

 

小阿苏躺在被窝里侧耳听着 ,没再听到哭声,只听到一阵擤鼻涕的声音,他觉得安心了些,慢慢的沉沉睡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小阿苏听到那几个家属在说话,你一句我一句,吵哄哄的。

他们是在安慰特4床家属吗?那个阿姨又哭了?小阿苏“蹭”的探起脑袋,看到那几个家属都坐了起来。

 

小阿苏也坐起身来,往特4床家属那边看了看,却只看到一团被子在那儿,人却不见了。

 

小阿苏正疑惑着,“吱呀”一声,他身边的门推开了(这扇门的那边是病区,这边是特护病房的家属休息区)

然而并不是特4床家属,是特1床的。

 

“又在抢救。”特1床家属边说着,边往自己“床”边走去,坐了下来。

“不知道能不能挺的过去。”特1床家属说。

没有人搭腔。

“谁知道呢?”特1床家属自话道。

没有人搭腔,只听到有人深深叹了一口气。

 

小阿苏不知道他们在说谁,只想着特4床家属去哪了呢?

 

不一会,小阿苏听到门的那一边传来很响很剧烈的哭声,“哇哇哇”的不停。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了看其他几个家属,那几个家属却只将眼光看着那道关着的门。

 

 又是特1床家属,起身开了门,把半个身子望里探了探,又缩了回来,“太平间的车来了。”

还是没有人搭腔。

 


慢慢的,都一个个躺下来睡去,小阿苏也跟着睡去。直到天亮,小阿苏也没看到特4床家属。

 

他和其他家属们都起来拿盆打热水往特护病房送,好让护士给躺在里面的亲人擦洗身体。当他端着盆给爸爸送热水时,才发现特4床的床空了。

 

从这之后,小阿苏从别的家属口中,渐渐明白什么是死亡,明白了睡在特护病房的人随时会死亡,包括自己的爸爸。

 

 (二)

半个月前的那天,是老夏值班。

他刚整理完病历准备躺下的时候,值班护士就过来敲门,说急诊科打电话来,让去会诊。

 

老夏穿上白大褂,边往急诊科赶边想,刚才就应该把小陈护士给的那个苹果吃了,还真有点饿了,说不定还要急诊手术呢。

 

到了急诊科,一看头颅CT片,果然要手术。

“要手术,家属呢?过来签字。”老夏喊道。

“这是个无名氏,已经开启绿色通道了,医务科的人马上来签字。”急诊科护士答道。

 

空着肚子手术,老夏想到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个患者是个“无名氏”,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无名氏”的旁边还有个孩子。

 

“这是你爸爸?”老夏问。孩子点头。

“他叫什么名字?”老夏问。

“不知道,别人都喊我爸爸‘阿苏’。”孩子答。

“你妈妈呢?”老夏问。

“跟人跑了。”孩子答。

 老夏没再多问。

 

在他印象中百家姓里似乎也没有姓“阿”的,即使有,即使知道全名,一个深度昏迷的患者,一个看样子十岁不到的孩子,谁也没有能力承担接下来的医疗费用。

 

医务科的人来,签了个字走了。

老夏和护工一起推着平车往手术室走去。

 

“小阿苏,走啊,跟着我们。”老夏看着那个孩子喊。那孩子看了看老夏,才反应过来是在叫他。“小阿苏,在手术室外面等你爸爸,别乱跑知道吗?”到了手术室门外,老夏对那孩子说道。

 

自此,小阿苏便被叫开了。

神经外科的医生护士,特护病房的那几个家属都这么喊他。小阿苏很喜欢这个称呼,因为这是老夏叔叔叫的,他很喜欢老夏叔叔。

 

应该说这里的叔叔阿姨,他都很喜欢。

最喜欢的是老夏。

 

小阿苏清楚地记得半个月前,那个傍晚。

他正在工棚的对面捡易拉罐,已经有大半麻袋满了,再装就快赶上他的身高了,可他还想着多捡几个,好卖了钱让爸爸给他买一件冬天的棉袄。

 

大城市真好,连垃圾都能卖钱,连他这样九岁的孩子都能挣钱,这在他们村里是不可能的呢,想想都开心。正想着呢,他远远地看到爸爸从工棚里出来往他这边走来。

 

小阿苏想走到马路对面去和爸爸汇合,把今天的“成果”展示给爸爸看。

 

刹那间,一辆渣土车“哐”一声“飞”了过去,他爸爸随即“哐”一声“飞”到了马路这边,就在小阿苏脚边很近的地方。

 

小阿苏被眼前浑身是血的爸爸吓傻了,呆呆地站在那里,手里提着麻袋。

 

他记得过了一小会儿,他和爸爸身边就围了一堆人,七嘴八舌地说着些什么。很快,一辆车开了过来,从车里下来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把他爸爸抬进了车里,也把呆呆的他拉上了车,然后把他和爸爸一起送到了这家有老夏叔叔的医院。

 

小阿苏看到,满身是血的爸爸被老夏叔叔从手术室推出来时,全身都干干净净的,头上还包了雪白雪白的布,看上去比平时的爸爸干净多了。

小阿苏知道,老夏叔叔给他爸爸做了手术,是老夏叔叔救了爸爸的命。

所以,他最喜欢老夏。

 


爸爸的命不是已经被老夏叔叔救下了吗?现在只是要睡一段时间而已,慢慢会醒的,小阿苏一直这么想。

可是,通过他们谈论特4床,小阿苏才知道不是那么一回事。

 

从那以后,小阿苏再进特护病房,再站到爸爸身边时,不再只是摸摸爸爸的手,或者默默爸爸的额头。他总要轻轻的喊上几声“爸爸,爸爸,爸爸?”

见爸爸不理他,他就将爸爸微微攥着的手摊开,将自己的一只手放进爸爸的大手掌里,再用另一只手从外面紧紧攥着爸爸的手背。

 

然后,默默地离开。

 

(三)

小阿苏睡了20天软和的泡沫垫子“床”,积攒了8包榨菜,柜子里有了好几件特护病房家属送的衣服,好几罐护士阿姨给的牛奶,还有许多他之前没有吃过的零食。

 

新衣服他不能展示给爸爸看,但是牛奶他爸爸可以“喝”,小阿苏就一口也舍不得喝,全留给他爸爸,他怕喝完没有了。

 

那天,护士小陈阿姨带了一瓶“农夫果园“给小阿苏,他喝了几口觉得酸酸甜甜很好喝,就问小陈阿姨,能不能给他爸爸“喝”点,小陈阿姨同意了,用一根针管,从他爸爸鼻子里的那根管子打了两针管进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为什么,小阿苏觉得除了最喜欢老夏叔叔,他还最喜欢小陈阿姨。

 

每到探视时间,只要是小陈阿姨在,就会问一些小阿苏能答的上来的问题。

 

比如,你上过学吗?认识字吗?你晚上睡觉冷不冷?我今天带给你的苹果好吃吗?不像别的阿姨,总喜欢问,你妈妈怎么跑了呢?你家亲戚怎么都联系不上?这样问题,他不知道如何回答。

小陈阿姨还教会他几个字呢!

 

小阿苏也喜欢和小陈阿姨多说话,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

 

他会问小陈阿姨:你一个女人怎么也喝茶?我们那儿只有男人才喝茶。

你有男朋友了吗?我觉得你和老夏叔叔挺合适的,你们俩的眼睛都不是很大。只是你很白,老夏叔叔有点黑了。

你觉得特6床家的那个小孙女可爱吗?我觉得她好可爱。可惜她只有六岁,我和她聊不到一起去,我想有一个能和我聊聊天说说话的小朋友。

 

小陈阿姨总是被他的话逗得乐呵呵的,眼睛笑得弯弯的。

 

除了见到小陈阿姨,小阿苏不怎么爱说话,只是看着和听着这里的一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阿苏发现病房里病人出院时丢下的花篮是可以拿去卖钱的,医院对面的花店铺子就回收。2元钱一个,比易拉罐贵多了,就是不太多,有时一天能捡到23个,有时一个也捡不到。

 

可这对他来说,已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他把卖花篮得来的钱放到不穿的衣服口袋里,叠好放到柜子最里层,想着等爸爸醒了交给他。然而,一个月过去了,小阿苏喊爸爸,爸爸还是没有理他,但他也一直没有看到医生护士像“抢救”特4床那样”抢救“他爸爸,也就安心了很多。

 

他依旧每天在病房里捡花篮去医院对面卖钱,依旧和特护病房的其他家属一起守在门的那一边。

 

如果不是护工阿姨的讲述,没有人知道小阿苏在外面卖花篮,更没有人知道那一天发生的那一件事。

 

那一天傍晚,小阿苏拿着几个花篮,兴冲冲的往医院对面的花店铺子走去。

一个骑自行车的行人不小心碰到了他,自行车前轮胎碰到了小阿苏的膝盖。小阿苏张口就找那行人要300元钱,拼命拽住那人的自行车不让走,还大声嚎叫,引得路人纷纷围观。

 

护工阿姨在病区里描述这一段的时候,绘声绘色。

 

很快这件事就在护工之间,护士之间传开了。这个插曲颠覆了小阿苏在大家心里乖巧、内向的形象,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孩子还真不能小瞧呢,怎么那么厉害!

这大概就叫“蹉跎中练就了一身生存技能”,这孩子长大后更不得了。

 

他拿那些钱干什么呢?据说现在科里的花篮都是他捡去卖了,护工阿姨都捡不到了,你们说这孩子是怎么发现这个“商机”的呢?

 

只可惜九岁了,还没上过一天学。

……

 

病区里的护士闲下来时,会偶尔聚在在一起谈论小阿苏。小陈护士也听说这件事了,他把小阿苏叫到一旁,查看了他的伤口,已经结痂了。

 

 “你怎么想起来找人家要300块钱呢?“小陈护士问小阿苏,她觉得那个小伤口至多“值”一句“对不起”。“阿姨,我没要多。”小阿苏的回答让小陈心里一紧,她想该如何“教化”一下这个孩子,跟他说说做人的道理呢?

 

  “有一次我爸爸推三轮车碰到了别人的汽车,那人找我爸爸要500块。那车也就破了我膝盖这么大的皮,人的皮难道还没有车的值钱吗?你说呢阿姨?”小阿苏接着说道,说完疑惑的看着小陈护士。

 

  小陈护士听完楞了好一会,没再想说什么,只摸了摸小阿苏的头。

 

(四)

特护病房的特1床到特10床,有的床位已经换了好几个人。

被换下来的有的去了康复科,有的去了普通病房,也有和特4床一样经历过几次抢救后“走”了的。

当然,也有和小阿苏的爸爸一样,一直躺在那儿,没被换下来的。

 

小阿苏在并不平静的特护病房家属区平静的过完一天又一天,也继续接受着家属区里家属的各种馈赠。

 

6床新来的病人家属,让小阿苏觉得很亲切,虽然她没有给小阿苏买过任何一样东西。小阿苏觉得这个特6床的家属让他想到了原来特4床的那个家属。

 

他时常在心里想,那天晚上那个阿姨哭的时候,他不应该不好意思,应该去安慰安慰她的,现在这些都没有机会了,他不会再看到那个阿姨了。所以,小阿苏不想再“错过“这个新来的阿姨。

 

他会带着特6床的阿姨一起去打热水,倒小便盆;他会告诉那个阿姨什么时间是探视时间,什么时间是送牛奶,米汤的时间;还会告诉她哪个护士阿姨比较”好说话“,允许家属在探视时间以外的时间让他们进去看一眼。

 

小阿苏看到特6床阿姨的眼睛始终红红的,肿肿的,可他却从来没见到她哭过。

 

小阿苏也没有哭过,直到他爸爸醒来的那一刻。

真正的速度往往是看不见的,就像人们看不到种子什么时候破壁生芽。

 

45天过去了,老夏所在的科室又一次让人们看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见证奇迹的时刻”。小阿苏的爸爸醒了!

 

那天凌晨,睡梦中的小阿苏被值班的小陈阿姨喊醒,进了特护病房。

 

小阿苏见小陈阿姨端着一杯水,正用勺子往他爸爸嘴里喂,而不是像以前一样用注射器从鼻子里的那根管子“打”进去。小陈阿姨每喂一勺水,就激动的抬头看看小阿苏问:“你看到了吗?”一直喂了三勺,也问了三遍。

 

小阿苏很疑惑,他不知道这样的吞咽代表了什么。“快喊喊你爸爸。”小陈阿姨又激动的说道。小阿苏凑到离他爸爸面部很近的地方喊着“爸爸!爸爸?”。慢慢的,他看到爸爸往自己这边扭了扭头,喉咙里发出“吼吼“的声音,接着,眼角里流出了眼泪。小阿苏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边不停的喊着“爸爸“,一边将他爸爸的手往自己脸上贴着,眼睛里早已汤满了泪水。

 

看急诊回来的老夏,走进了特护病房,看到了两个因为哭泣而抖动肩膀的后背,一个是小阿苏,一个是小陈。

“你哭什么?上班这么多年了还这么不沉着!你应该高兴,下个月我们科的奖金就不用扣了。”老夏说完这句话就走了。

 

老夏看到阿苏醒了,想着他下个月就可以出院了,那他们科就不用给他出医疗费用,奖金自然就不用扣了。

然而,他想错了。

 

老夏所在科室的科主任找到了当地政府,联系了阿苏的哥哥,通知他来接阿苏出院。可他哥哥不来,理由是他出不起医疗费用。

在得知医疗费用不用出的情况下,他哥哥也不来,理由是家里太忙,走不开。

 

老夏让小阿苏用自己手机打电话给他大伯,也就是他爸爸的亲哥哥。第一个电话他大伯是接了的,说再等几天他就来,可从第二个电话开始,就不接了!

 

半个月过去了,小阿苏试着又打了个电话,没想到他大伯接了。小阿苏一阵开心,待到挂了电话之后,他几乎快哭出来了。

半晌,他吞吞吐吐的告诉老夏叔叔说,他大伯说没钱买火车票。

 

是老夏出了火车票钱。

阿苏,小阿苏才被接走了。

 

小阿苏在走的前一天晚上,进了医生办公室,走到正在整理病例的老夏跟前告诉老夏,说他长大后要当医生。

老夏说,那你回去要好好读书!

 而今,十年过去了,老夏和小陈的孩子都六岁了。小陈偶尔会问一问老夏,你说那个小阿苏现在怎么样了?

标签: 人间真情

0
文章评论 (0)

专栏名称

文艺风尚

通过栏目的文字,传递青春的气息,青春的印记。

最新发布的文章

1/3

谁关注了我

1/3

每周热文

1/8
  • 书法,有人说:“书法就是写字”,不完全是写字。有人说:“书法,书是写的意思,法是规矩和要求,按规矩和要求去写字,就是书法。”有他一定道理,但是肤浅,没有谈到实质。
  • 童年时代对孩子成长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可是因为重男轻女、过度溺爱、父母照顾不周等原因,有些孩子总会走上错路,怎样教育孩子,是值得许多人思考的事情。
  •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不忘初心,牢记习大大谆谆教诲,把个人的理想同国家的前途、民族的命运紧密相连,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紧密相连。不断开拓创新,执梦远航。
  • 东海 大陆架 日本
  • 推进就业工作供给侧、需求侧改革,提高学生职业幸福感
  • 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欧洲,则国雄于欧洲
  • 也许,人类的宿命就是,就算看不到未来,也无法停止去爱,但至少今天,我和你在一起。
  • 每个人都知道写作的重要性,但是一到下笔就觉得困难,本篇可以帮助这些朋友
  • 一场由担任学生面试引发的思考~
  • 习总书记说,青年要立志做大事,不要做大官。我觉得这是说给我听的。我从小就立志做大事,不过也没有做成大官。倒是经常做一些小官。所谓小官,其实是学生官,也就是学生干部。
  • “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道乖者,不以咫尺为近”,诚如斯言,也许我们离成功来说距离很远,但我们可以用加倍的努力追赶强者的步伐,我们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我们成功的晚了一些。对于我们来说,刚刚过去的高考,便是最大的机遇。也许很多人因此而走向更高的人生平台,有人用自己最大努力换来自己的理想,也可能有些人不甘命运的玩弄,继续与命运博弈。但是,不管怎样,只要是用自己的努力换来的,那就是最值得珍惜的。其实我们都一样,只是我们要以自己想要的方式完成这场人生旅程。
  • 大学生,就业
  • 让我们向所有平凡人的匠心致敬!
  • 一言不合就中伤 瞄准兼职实习菜鸟的骗术有多狠?
  • 怎样做一名称职的监考?怎样诚信、安全应试?攻略告诉你
  • 读大学的意义是什么?
  • 好多人在这里一开始就很迷茫,因为没有了高中时的那种“高考压力”的逼迫,而有的则是“60分万岁”的怪象和“网游世界”的刺激。一直都在感慨、思考大学的一种怪现象:老师上面一厢情愿、滔滔不绝的传授知识,学生却在醉心于手机、游戏世界的“美好”,可谓“大学课堂师生演——一个愿讲一个不愿听”。这是一种多么令人骇然的现象啊。不知道这背后的原因是学生不喜欢该门课程设置呢?还是不喜欢老师讲课的方式呢?还是没有触碰到自己的利益需求呢?亦或是觉得学这个东西毕业后有用吗······等等一系列问题在你我脑海中萦绕,这是一个不知道令多少专家学者、老师导员们头疼的一件事呢!
  • 卢思浩说:“至于未来会怎么样,要用力走下去才知道”。
  • 去找你的答案……
  • “年轻时曾扬言,要饮遍人世间所有的酒,到后来才发现,五味尝尽,最爱的是清欢”
  • 为你总结简历出现的普遍通病~看完药到病除了~
  • 带你深入细致了解网红博物馆——上海历史博物馆
  • 生活,清茶、淡酒、三分甜,简简单单足矣。
  • “不要让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句话到底谁用得最多?其实细细一想,无非两个行业,房地产和培训机构。再细细一想,感觉所有的原因就不言而喻了。“不要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其实是一个荒谬的论断,如果将人生比作赛场,那一定是场马拉松,而不是百米冲刺,“起跑线”的意义并不大。
  • 借鉴马云讲价值观的课堂,为咱们的思政课提供思考
  • 霜,露所凝也。士气津液从地而生,薄以寒气则结为霜。
  • “蛟龙号”载人深潜器是我国首台自主设计、自主集成研制的作业型深海载人潜水器,设计最大下潜深度为7000米级,也是目前世界上下潜能力最深的作业型载人潜水器。“蛟龙号”可在占世界海洋面积99.8%的广阔海域中使用,对于我国开发利用深海的资源有着重要的意义。
  • 本月书单出炉,特别嘱咐两句,一是所有书目仅供参考,不是让大家每个月必须有量的界定,重点是分享和思考,如果有收获,一本也很好,一本就很好;二是不见得都是新书,其实很多新书的最终评价都还需要时间检验。如果本月你也有非常心仪的书目推荐,可在阅读后留言,跟更多人一起分享读书和读好书的快乐。
  • 全面展示了一个创新创业辅导员工作室指导学生创业项目的三个关键思路
  • 微尘不仅仅是一个人的象征,而且是一座城的爱的象征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