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大学生在线

【新年】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墨思 字号:TT 584


兰州大学  蔺墨逸


     快要元旦了,父亲从北京出差回来,我和他在学期里见了一面。我走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绕过各式各样的行李箱,终于看到了风尘仆仆的父亲。


    这是我第一次在火车站的出站口等待自己的亲人,望着兰州站里来来往往的人群,我忽然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和父亲一起来兰州的场景。那时候站前广场中央的铜奔马还是崭新的样子,人们大抵也是如此的奔忙。我年幼无知,像是他的拖油瓶,他带着我从兰州出发,去了很多地方。


    谁人没有走遍天南海北的梦想,谁人没有挥斥方遒的抱负,在父亲的引领下,我开始了学习与追梦的路途,他教我边走路边思考,不断学习和修正自己。苏轼曾在诗中写到:“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只有走进自然,才能体会崭新的人生开悟;只有雕刻自我,才能收获最好的人生典藏。能记录我们生命轨迹的,只有心中的千金分量。



    父亲是受过苦难的人,他很喜欢读苏轼的词。在我多次迷茫的时候,他都曾讲苏轼的词给我听。四十岁以后的他,最常提及的是“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父亲把这首《定风波》当成自己的人生座右铭,心情不好的那几日,他会早起在阳台上大声吟哦一番这首词。正是他的言传身教,让我开始走进苏词,爱上苏词,开始真正懂得人们口中的豪放“坡仙”,其实并不是简单的性格豁达、心胸开阔之人,而是当他在遭遇人生重大苦难的变故和苦难之时,敢于与自己斗争,能够在痛苦中实现更高层次的自我蜕变和质的飞跃。


雪泥鸿爪 


    榆中天气愈加寒冷,语言学老师每次来榆中校区上完课后的晚上都会去后市喝点酒,“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雪花、暖酒和诗词这三者似乎是密不可分的一部分,每当冬天的序幕拉开,总会留下无数美妙的诗篇。


    时间的流逝仿佛悄无声息,随着2017年12月31日的到来,最后一批90后相继成年,我们的少年时代宣告终结。一路走来,我们留下太多遗憾与悲伤,却又时刻被爱意和温暖浇灌着长大。岁末年关,该是停下来回头整理的时刻了。


    苏轼教会我们回头看,宋仁宗嘉祐六年(1061年)冬天,苏轼赴陕西凤翔做官,再次经过渑池。苏轼想起从前与19岁的弟弟苏辙一同来此地的经历,写下了著名的律诗《和子由渑池怀旧》。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

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人生在世,我们四处奔走随性流浪,到底像什么呢?我看像那乱飞的鸿鹄,偶然在某处的雪地上落一落脚一样。它在这块雪地上留下一些爪印,正是偶然的事,因为鸿鹄的飞东飞西根本就没有定数。老和尚奉闲已经去世,他留下的只有一座藏骨灰的新塔,我们也没有机会再到那儿去看看当年题过字的破壁了。你还记得当时往渑池的崎岖旅程吗?路程遥远,人又疲劳,驴子也累得直叫。



    哈佛大学著名学者田晓菲在每学期开设的中国古典文化课程中,必会为自己的学生们讲到这首诗,天地白云苍狗,没有什么比喻能胜过雪泥鸿爪。我们谁不曾狼狈,谁不曾绝望。崎岖的人生路上,流过泪似乎早已经风干,奔忙的人们困苦也就罢了,连可怜的驴子都变成了蹇驴。田晓菲说:“苏轼伴随我们千年的,一直是一种蕴含深意的幽默感。”是啊,“路长人困蹇驴嘶”,这仿佛是苏轼对自己一路走来的诙谐调侃,却又让读到此诗、经历过此等事的人心生怅惘。我们赤条条地来到这世上,也终将赤条条的离开。如此种种,不过在是啼笑自己的傻气和不知天高地厚罢了。


    2017年对我来说,想必也是雪泥鸿爪的一年,是路长人困的一年。这一年,我虽不及苏轼苏辙般进京赶考,却经历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一战。这一年,我虽不比苏轼苏辙面对人生转折,却告别了青春美好的中学时代。这一年,我和苏轼苏辙一样,正式告别了我们的故乡,我们的父亲母亲。


    今年冬天刚来的时候,我在学习之余又去西安拜谒了大慈恩寺。去的那天正是重阳,寺院香火旺盛,国寺热闹依旧。人们纷纷登上大雁塔祈求平安幸福,塔上的“雁塔题诗”石刻字迹清晰可循,大雄宝殿旁的塔林却显得有点萧条落寞。此塔非彼塔,大雁塔是当年玄奘取经回国翻译佛经之地,是数位年轻进士争相书写“春风得意”之所,而主殿旁边的塔林是安放圆寂僧侣的僻静之土。如今绿树环绕,幽径中藏有供游人休憩的石桌石椅。人们大多拿着扇子在此纳凉休息,他们关注释迦牟尼和观世音菩萨面前的香炉里是否有自己的一注心愿,并不在乎身边的这些无名僧侣,简洁的志愿者讲解中甚至略过了对此部分的介绍,只有偶然到来一两位真正的佛家弟子才会在此停留驻足。像苏轼这样还记得老和尚奉闲的途经之人在现世愈来愈少,更何谈在怀璧上作诗留念了。我们的生活被享受和浮夸充斥,不知还有没有人记得自己来时走过的崎岖之路,和那比人更加辛苦艰难的嘶鸣蹇驴。


大江东去


     一夜落雪未满,兰州迎来了2017年的最后一场降雪。我们红袖添香,把酒话诗词。回首书中,我们欣然地发现,古人也曾如我们追忆他们般的评点中国历史人物。透过他们怀古吊遗的身影,我们仍旧读得到那些流动在胸腔中的万点豪气,千里快风。


     “乌台诗案”后,苏轼被贬谪黄州。他心中愁绪万千无从述说,于是四处游山玩水以放松情绪。面对黄州城外的赤壁矶,他在追忆当年三国旧事的同时,更点燃了心中种种心情,写下了脍炙人口的词作《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这是我在幼年时候就会背的苏轼名作,那时的自己,被苏轼大气磅礴、笔力遒劲的抒写所吸引,被词中雄浑苍凉、境界宏阔的景象所征服。如小学语文老师所言,这是宋代文学史上典型的豪放词代表,读来只觉画面感非常强烈,仿佛历史中的豪杰刹时间飞回眼前,一幅羽扇纶巾风袅袅的诗意景象。

   

     只是我现在,忽然觉得苏轼很不容易。在那个从朝廷高官突然沦落为黄州一名小卒的低落时段里,他是如何克制和调整自己情绪的呢?又是在经历了多么痛苦的洗礼和自我救赎后才写出了《念奴娇》这样的宏伟篇目。就像擦开眼泪需要亲友们的安慰一样,苏轼的豁达与豪放一定是悲伤和看开后的最佳选择。


    大江之水滚滚不断向东流去,淘尽了那些千古风流的人物。在那久远古战场的西边地方,说是三国周瑜破曹军的赤壁。四面石乱山高两岸悬崖如云,惊涛骇浪猛烈地拍打着对岸,卷起浪花仿佛冬日的千堆雪。江山如此的美丽如图又如画,一时间涌出了多少英雄豪杰。


    遥想当年的周郎名瑜字公瑾,小乔刚刚嫁给了他作为妻子,英姿雄健风度翩翩神采照人。手中执着羽扇头上著着纶巾,从容潇洒地在说笑闲谈之间,八十万曹军如灰飞烟灭一样。如今我身临古战场神游往昔,可笑我有如此多的怀古柔情,竟如同未老先衰般鬓发斑白。人生如同一场朦胧的梦似的,举起酒杯奠祭这万古的明月。



    古人的写作要求十分严格,每个字眼如何拿捏不仅与含义相关,还要符合诗词格律的各项规定,再加上他们的情感表达相对含蓄,所以苏轼这首词背后的悲伤惆怅之意可能并不明显。如调侃蹇驴一样,苏轼在这里仍旧有一番自嘲和幽默的感觉,他说自己神游往昔战场,当是可笑又无聊的。纵然有一身想要建功立业的抱负,如今也远在此地无法施展才华,还无畏地忘记了自己花白的两鬓。


    不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面对眼前巨大的变故,胆小者才会自怨自艾,能成大事的人则会暗藏胸中万千丘壑,浩然举杯,与这天地间最明事理的洁白月亮畅饮一番。这,才是苏轼。


    今天再读《念奴娇》,我发现了苏轼爱笑的眼角中不为人知的眼泪,这样的感觉是奇妙的。从年幼无知,只因琅琅上口而反复吟哦苏词开始,我注定不曾想到这些滚瓜烂熟的句子会在今天萌发新的理解。人说少年、青年和老年时候读《史记》,会有全然不同的感受。我想苏词应该也是如此,不光我自己,天底下还有多少钟爱苏词的人都在为他的坚强和豁达所感动,从而激励着我们修正自我,不断向前。


    苏轼,当与我们同在。


一蓑烟雨


    大约是去年开春不久,我自己的心情非常不稳定。想来正是刚升入大学的日子,应该正是最无忧无虑和轻松的一个时段。但我却不知道怎么了,非常的焦虑和苦闷,加之自己从未经历过住宿生活,我整夜不能安睡。后来走过那段时光了,我也仍旧不知道自己情绪低落的原因。最近偶然一次刷微博的时候,我看到记者采访当下人气组合TFBOYS成员王源。记者问他:“你觉得成名这条路上,自己最应该克服的东西是什么?”王源说:“孤独。”


    那一刻,我便忽然懂自己了。我想自己应该也是如此,焦躁的情绪看似空穴来风,其实不然。从出生长到十八岁,巨大的孤独开始占据了自己并不坚定的内心,我感到迷茫,感到无助,感到无处可寻的恐惧袭来。这时候想要通过外力来改善自己的状况基本属于徒劳,而且很有可能揠苗助长,带来更糟糕的结果。人说心病药石无医,能拯救自己的只有自己。


    所以说,热闹是他们的。日日吹箫欢乐的生活,并不能丰盈我们干涸的内心。



    如此,我们似乎应该庆幸苏轼因为“乌台诗案”而离开朝廷,生活给了他机会,让他在黄州积蓄力量,变得更加坚强和勇敢。


    苏轼来到黄州以后,没有固定的收入来源,他的朋友为他在城的东面要来一块地,苏轼为它取名“东坡”,自己也号“东坡居士”。他开始穿起干活的粗布,与当地的农民为友。苏轼率领着自己的一家老小,整日在这篇天地上劳作。黄州远离京都,眼前的“东坡”更是一片狼藉,萧索不堪,但却给了苏轼一个喘息的机会,让他渐渐适应了眼前的黑暗。


    因为“东坡”属于官地,迟早要被政府回收。此时有了一定的积蓄的苏轼,决定为家里在沙湖买一块地,却不想在去往沙湖的途中一场大雨倾盆而至,同行之人纷纷躲避,唯有苏轼一人大笑着在雨中前行,他在林叶尽湿的小路上泰然吟出一首《定风波》。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不要害怕树林中风雨的声音,放开喉咙吟唱从容而行。拄竹杖曳草鞋轻便胜过骑马,这都是小事情又有什么可怕?披一蓑衣任凭湖海中度平生。料峭的春风把我的酒意吹醒,身上略略微微感到一些寒冷,看山头上斜阳已露出了笑脸,回首来程风雨潇潇的情景,归去,不管它是风雨还是放晴。


    黄冈市东坡文化研究会副会长谈祖应说:“我把这首词当作苏轼自我突围的一个政治宣言,告诉大家我苏轼走出来。正是因为这次突破,才后来他的那些井喷式的艺术成果。”人生在世,犯了大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被错误和低潮打倒。如何修炼自我,出走阴霾,成为了我们一生的课题。这一点上,苏轼不仅为我们做了榜样,更是立下了人生座右铭:“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当你可以泰然面对一切波涛汹涌的时候,这世上便也再也没有难事了。大丈夫能屈能伸,面对平淡清贫的生活,苏轼把它谱奏了自得其乐的歌曲。这就是苏轼的神仙姿态。


    苏东坡终于走出了人生的低潮期,笑迎着下一场风雨。山头细雨绵绵,太阳却早已偷偷露出了脸颊。真是人生何世,能有如此的光景。


    面对时间的无情,愿我们每天都会新的期待;面对风雨的考验,愿我们都可以自信而平静的吟诵出:

     

     “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文章评论 (0)

专栏名称

墨思

有感于心的文字,将穿越世间的一切与有梦之人紧紧相拥!

最新发布的文章

1/3

谁关注了我

1/3

每周热文

1/8
  • 童年时代对孩子成长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可是因为重男轻女、过度溺爱、父母照顾不周等原因,有些孩子总会走上错路,怎样教育孩子,是值得许多人思考的事情。
  • 你想成为大咖吗?中国大学生在线“专栏”首批作者招募!人人都能成为大咖,只要你足够专注!
  • 东海 大陆架 日本
  • 也许,人类的宿命就是,就算看不到未来,也无法停止去爱,但至少今天,我和你在一起。
  • 书法,有人说:“书法就是写字”,不完全是写字。有人说:“书法,书是写的意思,法是规矩和要求,按规矩和要求去写字,就是书法。”有他一定道理,但是肤浅,没有谈到实质。
  • 你做了“该做的”,而他做了“能做的”,这就是你们的差距。
  •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不忘初心,牢记习大大谆谆教诲,把个人的理想同国家的前途、民族的命运紧密相连,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紧密相连。不断开拓创新,执梦远航。
  • “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道乖者,不以咫尺为近”,诚如斯言,也许我们离成功来说距离很远,但我们可以用加倍的努力追赶强者的步伐,我们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我们成功的晚了一些。对于我们来说,刚刚过去的高考,便是最大的机遇。也许很多人因此而走向更高的人生平台,有人用自己最大努力换来自己的理想,也可能有些人不甘命运的玩弄,继续与命运博弈。但是,不管怎样,只要是用自己的努力换来的,那就是最值得珍惜的。其实我们都一样,只是我们要以自己想要的方式完成这场人生旅程。
  • 习总书记说,青年要立志做大事,不要做大官。我觉得这是说给我听的。我从小就立志做大事,不过也没有做成大官。倒是经常做一些小官。所谓小官,其实是学生官,也就是学生干部。
  • 毕业季,留给大家的时间早已所剩无几。在蜕变成长的路上,你是否想过会和以下的同学一样,经历着阵痛与迷茫。
  • 大学生,就业
  • 一言不合就中伤 瞄准兼职实习菜鸟的骗术有多狠?
  • 新疆能够满足你对美丽世界的所有想象。此文送给那些不了解新疆、没有去过新疆的朋友们,希望这篇文章不仅带来你重新认识新疆的机会,也能帮助你重新认知世界。喜欢就分享出去吧,让更多的人了解新疆、认识新疆、热爱新疆。
  • 让我们向所有平凡人的匠心致敬!
  • 怎样做一名称职的监考?怎样诚信、安全应试?攻略告诉你
  • 数据解读:撩到一份“好”工作,背后到底有多难
  • “年轻时曾扬言,要饮遍人世间所有的酒,到后来才发现,五味尝尽,最爱的是清欢”
  • 好多人在这里一开始就很迷茫,因为没有了高中时的那种“高考压力”的逼迫,而有的则是“60分万岁”的怪象和“网游世界”的刺激。一直都在感慨、思考大学的一种怪现象:老师上面一厢情愿、滔滔不绝的传授知识,学生却在醉心于手机、游戏世界的“美好”,可谓“大学课堂师生演——一个愿讲一个不愿听”。这是一种多么令人骇然的现象啊。不知道这背后的原因是学生不喜欢该门课程设置呢?还是不喜欢老师讲课的方式呢?还是没有触碰到自己的利益需求呢?亦或是觉得学这个东西毕业后有用吗······等等一系列问题在你我脑海中萦绕,这是一个不知道令多少专家学者、老师导员们头疼的一件事呢!
  • Remember me before the memory of love disappears.
  • 在冷清的深夜中,在寒冷的冬季里,我的心似春天般温宜。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