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大学生在线

记者节里谈传播

家画佳话 字号:TT 749




今天记者节,和护士节、教师节一样,是我国仅有的三个行业性节日之一。我不是记者,为什么要在今天写文章,思来想去,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就是我和记者做了同样的事——传播。不同的是,记者有更大的平台,而我只有自媒体,记者面对更广泛的受众群体,而我的读者更多是大学生,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我有一帮当记者的朋友,有时想约个饭,得到的回复都是在忙,难道他们的心里只有工作?


       记者是一个风光的职业,出入各种场合,采访政要,对话商贾,近距离接触明星大咖,行业翘楚;记者是一个辛苦的职业,四处奔波,寻找热点,起早贪黑,不是采访就是写稿;记者也是一个危险的职业,深入战地或者灾区,用镜头带着观众深入一线,看清事实;记者又是一个悲催的职业,记者权益受侵害的事件时有发生。2015年12月21日,《好记者讲好故事》巡讲团走进天津师大,来自10家中央以及地方媒体的11名优秀记者讲述了他们的好故事,其中有深入非洲报道中国医务人员抗击埃博拉疫情的经历,有参与“九三”阅兵直播团队的感人事迹,还有处理突发事件的采访经验,在聆听他们的讲述后,敬佩之心油然而生。新闻采访权不是行政权力,也不是司法权力,它是公众知情权,社会参与权、社会监督权的代表和延伸,正是因为这种定义,记者被民众给予更大的期望,传播的根本目的是传递信息,还原真实,是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的桥梁,记者则是传播的中枢。


身在自媒体时代,传播途径、媒介、速度今非昔比,人人手握麦克风,掌握话语权,一条微博不过几十字,一张照片不过几十K,一段视频不过几十秒,大家都是传播的源头与媒介,腾讯微博曾推出一个活动叫“全民记者”,鼓励大家将身边的新闻轶事上传网络,传播已经不单是记者的工作,而是每个公民都能参与的活动,这种变化则是建立在经济发展,科技发达,网络普及,意识提高之上的。十几年前,电脑还很神秘,手机还很小众,互联网还仅限于特殊人群,对于个人来说,新闻和信息来源于传统媒介,“自媒体”这个概念还没产生。1999年我上高二,同学家有一台“大砖头”一样的电脑,主机箱是横的那种,在朋友们无比羡慕的眼光中开了机,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他也不知道开机后下一步怎么用,原来电脑只是他家中高档的装饰品。2000年我考上大学,一进校计算机分班考试,有一道题写到“假如你的U盘中病毒了怎么办?”选项有四“用酒精消毒;丢掉从买;放在高压锅里蒸;格式化”,今天看这样的题目简直是“侮辱”智商,但当时却有人选错了,因为很多从农村考上大学的同学压根就没见过电脑,1个32兆的U盘好几百元,我们第一节课45分钟学了如何开、关机,你是不是已经笑出声来,但这是事实。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1997年12月发布第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我国上网的计算机29.9万台,其中能直接上网的4.9万台,上网用户只有62万人,2016年8月发布第38次统计报告,中国网民规模达7.10亿,手机网民6.56亿,互联网普及率达到51.7%,半数中国人已接入互联网,短短的十几年时间,互联网“星星之火,燎原”了。今天谁还敢忽视网络的传播,谁还敢小看网民的力量,谁还会轻易放弃网络这块“阵地”,谁又愿离开网络过“原始”生活。互联网发展很快,但在什么时候成为传播的重要阵地这我还真不好说,感觉一切都是水到渠成,顺其自然,不知不觉形成今天“红红火火”的局面,就像我记不清何时开始网上购物,网上缴纳水费、电话费;网上交流沟通,“键对键”的开展工作;网上阅读,看电影一样,网络靠什么“渗透”进生活,值得深思。


搞传播难吗?难,难的有点虐心,写什么?怎么写?写完了有没人看?是坚持自己的写作风格还是迎合读者心理与阅读习惯?这些都是问题,传播不是闭门造车,孤芳自赏,而是需要读者的认同和自传播,有朋友问我经验,我不知怎么回答,不是谦虚,一个学美术出身的人不画画弄起传播来,就好比一个学了十几年厨艺的厨师因为兴趣最终成了裁缝一样,跨界的有点大。利用网络传播是这些年我一直探索的事,十年前我写博文纯属兴趣爱好,不分享不推送,基本没人浏览,更新全看心情,那时博客只是宣泄情感的一个工具,从没想过用它传播。在高校工作最大的优势就是能和青年朋友在一起,了解最新的咨询与前沿科技,倒逼自己调整、转型,从05年16号文件提出的“主动占领网络思想政治教育新阵地”到今天“百家争鸣”,已经不用再去讨论新媒体的影响力了,大势所趋,正能量的传播也要顺势而为。


搞传播的“草根”们每天都在绞尽脑汁的策划,冥思苦想的创新,但传递价值观的文章,精心策划的H5,使劲“洪荒之力”推送,阅读量却很低,名人大咖随意转发的一些生活琐事都能引起“吃瓜群众”的极大兴趣。“为什么不买苹果手机?”点进去后两字“没钱。”阅读量10万+,留言刷屏,类似于这样的微信比比皆是,而充满正能量的文章阅读量过千都困难,为何?2011年我承担了教育部思政专项一类课题的子项目,其中有一项数据调查,在“你浏览社会焦点问题或国家政策消息的主要原因是什么”的选择排序题中,排在前两位的分别是“网站临时弹出对话框,随机点开浏览”和“为入党做准备”,被动接收排在第一是件很尴尬的事,“考虑入党”虽排在第二,但目的性单一,对自身发展缺乏成熟的认识,严肃的话题又该如何传播?百思不得其解时,“战友”的两篇文章应景出现,山东大学范蕊老师的《我一辈子都写不出10万+的文章,又如何?》及南航徐川老师的《我为什么要加入中国共产党?》,细细品读,认真思考,他们的经验告诉我传播正能量无需娱乐至死,只要道理对,依然能“火”。



做传播除了坚持还需要一个好的心态,比如不更新会掉粉,更新太勤也掉粉,失落吗?有人提供赞助,借你的空间打广告,而且费用不低,心动吗?再比如有人网上“黑”你,郁闷吗?我还没有超脱到“置之不理”的境界,所以向前辈、老师去“取经”。关于粉丝,徐川告诉我,“喜欢的自然会留下,不喜欢的取关也不可惜,有人图名,有人图财,有人为信仰,不要迎合,坚持自己。”广告的问题没有考虑,我的空间一定要自己说了算。至于被“黑”,我还是会郁闷的,幸亏没遇见几次。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开“打赏”,考虑再三,还是算了吧,打赏的人少了,我会觉得没面子,打赏的人要多了,我担心没法向组织交代钱的去处,守住底线,把自己所熟知的领域干好就是为传播正能量做的贡献。


做新媒体传播和开“滴滴”一样,临下车时,师傅都会说一句“您受累给个五星好评。”  其实我每次发完文后,也想加一句“您受累点个赞。”都是“老司机”的“套路”。记者节,发篇文章,祝记者朋友节日快乐,也祝朋友圈里所有做新媒体的各位老师粉丝大涨,收视长虹。


文章评论 (0)

专栏名称

家画佳话

设立我谈节日、青年之声、超级校园、心得分享等栏目。

最新发布的文章

1/3

谁关注了我

1/3

每周热文

1/8
  • 愿真的能在别人的世界找到自己,不论是当事人,还是你我这般的看客。
  • 少年和现在差多少,几岁却可以颠覆你的梦想,越大梦想越实际,越大越看轻了我们的潜力。我们在长大,梦想也要学着长大。
  • 今年“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有很多对大学生就业有启发的论述,包括创新创业、就业、产业、行业发展、业态变革等,对大学生朋友们做好生涯规划和就业准备有重要的参考意义,也是时代的风向标。锋哥摘取整理了部分论述,供亲们参考。
  • 如果有收获,一本也很好,一本就很好
  • 从小我们就有许多梦,有一支波板糖的满足,更有太空漫步的幻想。
  • 中国人似乎对变胖有一种天然的拒绝。聊天时,如果对方来一句:哎呀,你最近好像变胖了。这句话的杀伤力,基本上可以宣告友情中止。
  • 为你总结简历出现的普遍通病~看完药到病除了~
  • 生活,清茶、淡酒、三分甜,简简单单足矣。
  • “不要让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句话到底谁用得最多?其实细细一想,无非两个行业,房地产和培训机构。再细细一想,感觉所有的原因就不言而喻了。“不要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其实是一个荒谬的论断,如果将人生比作赛场,那一定是场马拉松,而不是百米冲刺,“起跑线”的意义并不大。
  • “蛟龙号”载人深潜器是我国首台自主设计、自主集成研制的作业型深海载人潜水器,设计最大下潜深度为7000米级,也是目前世界上下潜能力最深的作业型载人潜水器。“蛟龙号”可在占世界海洋面积99.8%的广阔海域中使用,对于我国开发利用深海的资源有着重要的意义。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