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大学生在线

记者节里谈传播

家画佳话 字号:TT 645




今天记者节,和护士节、教师节一样,是我国仅有的三个行业性节日之一。我不是记者,为什么要在今天写文章,思来想去,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就是我和记者做了同样的事——传播。不同的是,记者有更大的平台,而我只有自媒体,记者面对更广泛的受众群体,而我的读者更多是大学生,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我有一帮当记者的朋友,有时想约个饭,得到的回复都是在忙,难道他们的心里只有工作?


       记者是一个风光的职业,出入各种场合,采访政要,对话商贾,近距离接触明星大咖,行业翘楚;记者是一个辛苦的职业,四处奔波,寻找热点,起早贪黑,不是采访就是写稿;记者也是一个危险的职业,深入战地或者灾区,用镜头带着观众深入一线,看清事实;记者又是一个悲催的职业,记者权益受侵害的事件时有发生。2015年12月21日,《好记者讲好故事》巡讲团走进天津师大,来自10家中央以及地方媒体的11名优秀记者讲述了他们的好故事,其中有深入非洲报道中国医务人员抗击埃博拉疫情的经历,有参与“九三”阅兵直播团队的感人事迹,还有处理突发事件的采访经验,在聆听他们的讲述后,敬佩之心油然而生。新闻采访权不是行政权力,也不是司法权力,它是公众知情权,社会参与权、社会监督权的代表和延伸,正是因为这种定义,记者被民众给予更大的期望,传播的根本目的是传递信息,还原真实,是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的桥梁,记者则是传播的中枢。


身在自媒体时代,传播途径、媒介、速度今非昔比,人人手握麦克风,掌握话语权,一条微博不过几十字,一张照片不过几十K,一段视频不过几十秒,大家都是传播的源头与媒介,腾讯微博曾推出一个活动叫“全民记者”,鼓励大家将身边的新闻轶事上传网络,传播已经不单是记者的工作,而是每个公民都能参与的活动,这种变化则是建立在经济发展,科技发达,网络普及,意识提高之上的。十几年前,电脑还很神秘,手机还很小众,互联网还仅限于特殊人群,对于个人来说,新闻和信息来源于传统媒介,“自媒体”这个概念还没产生。1999年我上高二,同学家有一台“大砖头”一样的电脑,主机箱是横的那种,在朋友们无比羡慕的眼光中开了机,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他也不知道开机后下一步怎么用,原来电脑只是他家中高档的装饰品。2000年我考上大学,一进校计算机分班考试,有一道题写到“假如你的U盘中病毒了怎么办?”选项有四“用酒精消毒;丢掉从买;放在高压锅里蒸;格式化”,今天看这样的题目简直是“侮辱”智商,但当时却有人选错了,因为很多从农村考上大学的同学压根就没见过电脑,1个32兆的U盘好几百元,我们第一节课45分钟学了如何开、关机,你是不是已经笑出声来,但这是事实。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1997年12月发布第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我国上网的计算机29.9万台,其中能直接上网的4.9万台,上网用户只有62万人,2016年8月发布第38次统计报告,中国网民规模达7.10亿,手机网民6.56亿,互联网普及率达到51.7%,半数中国人已接入互联网,短短的十几年时间,互联网“星星之火,燎原”了。今天谁还敢忽视网络的传播,谁还敢小看网民的力量,谁还会轻易放弃网络这块“阵地”,谁又愿离开网络过“原始”生活。互联网发展很快,但在什么时候成为传播的重要阵地这我还真不好说,感觉一切都是水到渠成,顺其自然,不知不觉形成今天“红红火火”的局面,就像我记不清何时开始网上购物,网上缴纳水费、电话费;网上交流沟通,“键对键”的开展工作;网上阅读,看电影一样,网络靠什么“渗透”进生活,值得深思。


搞传播难吗?难,难的有点虐心,写什么?怎么写?写完了有没人看?是坚持自己的写作风格还是迎合读者心理与阅读习惯?这些都是问题,传播不是闭门造车,孤芳自赏,而是需要读者的认同和自传播,有朋友问我经验,我不知怎么回答,不是谦虚,一个学美术出身的人不画画弄起传播来,就好比一个学了十几年厨艺的厨师因为兴趣最终成了裁缝一样,跨界的有点大。利用网络传播是这些年我一直探索的事,十年前我写博文纯属兴趣爱好,不分享不推送,基本没人浏览,更新全看心情,那时博客只是宣泄情感的一个工具,从没想过用它传播。在高校工作最大的优势就是能和青年朋友在一起,了解最新的咨询与前沿科技,倒逼自己调整、转型,从05年16号文件提出的“主动占领网络思想政治教育新阵地”到今天“百家争鸣”,已经不用再去讨论新媒体的影响力了,大势所趋,正能量的传播也要顺势而为。


搞传播的“草根”们每天都在绞尽脑汁的策划,冥思苦想的创新,但传递价值观的文章,精心策划的H5,使劲“洪荒之力”推送,阅读量却很低,名人大咖随意转发的一些生活琐事都能引起“吃瓜群众”的极大兴趣。“为什么不买苹果手机?”点进去后两字“没钱。”阅读量10万+,留言刷屏,类似于这样的微信比比皆是,而充满正能量的文章阅读量过千都困难,为何?2011年我承担了教育部思政专项一类课题的子项目,其中有一项数据调查,在“你浏览社会焦点问题或国家政策消息的主要原因是什么”的选择排序题中,排在前两位的分别是“网站临时弹出对话框,随机点开浏览”和“为入党做准备”,被动接收排在第一是件很尴尬的事,“考虑入党”虽排在第二,但目的性单一,对自身发展缺乏成熟的认识,严肃的话题又该如何传播?百思不得其解时,“战友”的两篇文章应景出现,山东大学范蕊老师的《我一辈子都写不出10万+的文章,又如何?》及南航徐川老师的《我为什么要加入中国共产党?》,细细品读,认真思考,他们的经验告诉我传播正能量无需娱乐至死,只要道理对,依然能“火”。



做传播除了坚持还需要一个好的心态,比如不更新会掉粉,更新太勤也掉粉,失落吗?有人提供赞助,借你的空间打广告,而且费用不低,心动吗?再比如有人网上“黑”你,郁闷吗?我还没有超脱到“置之不理”的境界,所以向前辈、老师去“取经”。关于粉丝,徐川告诉我,“喜欢的自然会留下,不喜欢的取关也不可惜,有人图名,有人图财,有人为信仰,不要迎合,坚持自己。”广告的问题没有考虑,我的空间一定要自己说了算。至于被“黑”,我还是会郁闷的,幸亏没遇见几次。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开“打赏”,考虑再三,还是算了吧,打赏的人少了,我会觉得没面子,打赏的人要多了,我担心没法向组织交代钱的去处,守住底线,把自己所熟知的领域干好就是为传播正能量做的贡献。


做新媒体传播和开“滴滴”一样,临下车时,师傅都会说一句“您受累给个五星好评。”  其实我每次发完文后,也想加一句“您受累点个赞。”都是“老司机”的“套路”。记者节,发篇文章,祝记者朋友节日快乐,也祝朋友圈里所有做新媒体的各位老师粉丝大涨,收视长虹。


文章评论 (0)

专栏名称

家画佳话

设立我谈节日、青年之声、超级校园、心得分享等栏目。

最新发布的文章

1/3

谁关注了我

1/3

每周热文

1/8
  • “低头”究竟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 书法,有人说:“书法就是写字”,不完全是写字。有人说:“书法,书是写的意思,法是规矩和要求,按规矩和要求去写字,就是书法。”有他一定道理,但是肤浅,没有谈到实质。
  •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不忘初心,牢记习大大谆谆教诲,把个人的理想同国家的前途、民族的命运紧密相连,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紧密相连。不断开拓创新,执梦远航。
  • 也许,人类的宿命就是,就算看不到未来,也无法停止去爱,但至少今天,我和你在一起。
  • 你做了“该做的”,而他做了“能做的”,这就是你们的差距。
  • 大四,你现在在干嘛?
  • “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道乖者,不以咫尺为近”,诚如斯言,也许我们离成功来说距离很远,但我们可以用加倍的努力追赶强者的步伐,我们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我们成功的晚了一些。对于我们来说,刚刚过去的高考,便是最大的机遇。也许很多人因此而走向更高的人生平台,有人用自己最大努力换来自己的理想,也可能有些人不甘命运的玩弄,继续与命运博弈。但是,不管怎样,只要是用自己的努力换来的,那就是最值得珍惜的。其实我们都一样,只是我们要以自己想要的方式完成这场人生旅程。
  • 春暖花开,突然艳阳高照让武汉幸福得猝不及防。在这春意盎然的日子里,华农的油菜花、桃花、樱花和郁金香也争相盛开了。放眼望去,蓝天澄碧,大地金黄,白云悠然。然而面对这极好的景色,仍有少数游客,带着极其自私的想法,妄将这不胜数的春意揽入自己怀中。
  • 习总书记说,青年要立志做大事,不要做大官。我觉得这是说给我听的。我从小就立志做大事,不过也没有做成大官。倒是经常做一些小官。所谓小官,其实是学生官,也就是学生干部。
  • 毕业季,留给大家的时间早已所剩无几。在蜕变成长的路上,你是否想过会和以下的同学一样,经历着阵痛与迷茫。
  • 大学生,就业
  • 一言不合就中伤 瞄准兼职实习菜鸟的骗术有多狠?
  • 新疆能够满足你对美丽世界的所有想象。此文送给那些不了解新疆、没有去过新疆的朋友们,希望这篇文章不仅带来你重新认识新疆的机会,也能帮助你重新认知世界。喜欢就分享出去吧,让更多的人了解新疆、认识新疆、热爱新疆。
  • 让我们向所有平凡人的匠心致敬!
  • 怎样做一名称职的监考?怎样诚信、安全应试?攻略告诉你
  • 数据解读:撩到一份“好”工作,背后到底有多难
  • “年轻时曾扬言,要饮遍人世间所有的酒,到后来才发现,五味尝尽,最爱的是清欢”
  • 好多人在这里一开始就很迷茫,因为没有了高中时的那种“高考压力”的逼迫,而有的则是“60分万岁”的怪象和“网游世界”的刺激。一直都在感慨、思考大学的一种怪现象:老师上面一厢情愿、滔滔不绝的传授知识,学生却在醉心于手机、游戏世界的“美好”,可谓“大学课堂师生演——一个愿讲一个不愿听”。这是一种多么令人骇然的现象啊。不知道这背后的原因是学生不喜欢该门课程设置呢?还是不喜欢老师讲课的方式呢?还是没有触碰到自己的利益需求呢?亦或是觉得学这个东西毕业后有用吗······等等一系列问题在你我脑海中萦绕,这是一个不知道令多少专家学者、老师导员们头疼的一件事呢!
  • Remember me before the memory of love disappears.
  • 在冷清的深夜中,在寒冷的冬季里,我的心似春天般温宜。
  • 你不努力,自然有人比你努力,你不用心,肯定有人比你用心。生活这一出戏,导演和主角都是自己。
  • 与创业结缘,来自于第三届“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接下来,请容许我谈一谈我对参赛的一些经验分享与感悟吧。
  • 柴静说,真相往往流失于涕泪交加中,新闻工作者不能在报道中掺杂自己的情感,我们所做的只是陈述事件本身。
  • 5·12地震促使她来到了四川,又从西南财经大学社会发展研究院MSW走到了哈佛SEED,这是素素的故事。
  • 戾气车
  • “我要考研”,“你为什么要考研?”这个问题我几乎问过每一个我决心要考研的学生,听到的答案当然是绚烂无比的。
  • 大学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直接关系到毕业走上什么样的出路,我的483名大四学生让我看到了3种大学状态,分享给大家
  • 5日下午,大连一4岁女童和家人在夏家河子海滨浴场戏水时,因好奇拿起一块海蜇而不慎被其蜇伤。尽管浴场进行了简单处理,女童此后也被紧急送往医院,但最终未能挽回孩子的生命。我省连云港、南通和盐城也靠海,炎炎夏日,这些城市的海滨浴场人气爆棚,在享受大海带来的快乐的同时,我们究竟该如何应对“杀手海蜇”?
  • 科学和知识是一样的,等待人们去探索
  • 2016年11月3日来自山东青岛的女留学生江歌在日被刺身亡。一年多来网络热议不断,以下是我对此事件的一些思考,拿来与大家分享。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