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大学生在线

浙大新规|学术蹭网该何去何从

八关山漫谈 字号:TT 442


近日,浙江大学“优秀网络文化成果认定实施办法”引起热议。当人们看到新规规定“网文十万+可算一级学术期刊论文”时,更容易想到的是学术的随波逐流。但是,我们不能在标题党的误导下就盲目地否定互联网的学术价值。在移动互联时代,信息、数据、技术在飞速发展,浙大敢于迈出创新探索的第一步值得肯定,这是适应信息化新时代的需要,而且浙大也作出“需综合评定,不会降低学术标准”的回应,在“互联网+”战略的驱动下,这条新规看上去似乎是创新的、先进的。但是当新规开始施行时,事实真的如此吗?网络文化成果是否可以纳入学术评价体系?



首先,网文的点击量并不等同于学术影响力,当我们比对热门网文时,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仍是一个泛娱乐化的时代,人们对科研学术漠不关心,反而能够对一个明星的日常如数家珍。如果学者们费时费力地整理好一篇学术文章并发表到网络上,有几个人会潜心探索学术,推敲一字一句呢?甚至是最起码的尊重和认真对待,又有多少人可以做到呢?


其次,信息的发展使各种造假层出不穷,网络成为学术评价标准更是降低了学术成就取得的难度和成本。朋友圈中各种“求转发”“求点赞”屡见不鲜,可以想见这种新规推行后各大网络平台会肆虐的词汇——“求阅读”“求转发”。一个学者沉潜数年研究出的优秀科研成果可能比不上某些大师们学术造假和“刷流量”伪造的荣誉和称号。


最后,更应该认识到的是,大学,是教学、科研机构,而不是宣传机构。大学应该追求的是学术自由,它不是服务于某个政权或个人,而是服务于整个社会的。正如约翰·亨利·纽曼在《大学的理想》中所说,“大学乃是一切知识和科学、事实和原理、探索和发现、实验和思索的高级保护力量。”盲目地将网络纳入学术评价体系,正是对这种高级保护力量所守护的学术领地的粗暴入侵。从一定程度上说,这也是高校行政化的缩影。


对于学者来说,最重要的是学术研究的客观性、科学性和纯粹性,学习和研究,应该去掉功利性,而将其作为一种生活的乐趣和奋斗的目标。在罗素看来,现代大学的精神危机就是实用主义,“无论在哪里,知识渐渐不被人们看作是自身有益的东西,或是开拓人生的一种博大仁慈胸怀的工具,而是被看作只是工艺技巧的一个要素而已。”所以,更应该做的是让学术研究保留其本质,坚持学术自由,去功利化,让学者真正甘于沉潜而不能过度相信互联网带来的学术价值,同时,也不应无视互联网的发展,可以利用网络进行学术的推广。善用互联网,是解决该问题的关键。


(作者:马晓媛)

文章评论 (0)

专栏名称

八关山漫谈

以大学生的笔调,绘出大学生的视界。

最新发布的文章

1/3

谁关注了我

1/3

每周热文

1/8
  • 辅导员如何指导全国银奖实体创业项目
  • 书法,有人说:“书法就是写字”,不完全是写字。有人说:“书法,书是写的意思,法是规矩和要求,按规矩和要求去写字,就是书法。”有他一定道理,但是肤浅,没有谈到实质。
  • 东海 大陆架 日本
  • 也许,人类的宿命就是,就算看不到未来,也无法停止去爱,但至少今天,我和你在一起。
  •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不忘初心,牢记习大大谆谆教诲,把个人的理想同国家的前途、民族的命运紧密相连,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紧密相连。不断开拓创新,执梦远航。
  • 推进就业工作供给侧、需求侧改革,提高学生职业幸福感
  • 每个人都知道写作的重要性,但是一到下笔就觉得困难,本篇可以帮助这些朋友
  • 习总书记说,青年要立志做大事,不要做大官。我觉得这是说给我听的。我从小就立志做大事,不过也没有做成大官。倒是经常做一些小官。所谓小官,其实是学生官,也就是学生干部。
  • “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道乖者,不以咫尺为近”,诚如斯言,也许我们离成功来说距离很远,但我们可以用加倍的努力追赶强者的步伐,我们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我们成功的晚了一些。对于我们来说,刚刚过去的高考,便是最大的机遇。也许很多人因此而走向更高的人生平台,有人用自己最大努力换来自己的理想,也可能有些人不甘命运的玩弄,继续与命运博弈。但是,不管怎样,只要是用自己的努力换来的,那就是最值得珍惜的。其实我们都一样,只是我们要以自己想要的方式完成这场人生旅程。
  • 大学生,就业
  • 让我们向所有平凡人的匠心致敬!
  • 一言不合就中伤 瞄准兼职实习菜鸟的骗术有多狠?
  • 怎样做一名称职的监考?怎样诚信、安全应试?攻略告诉你
  • 卢思浩说:“至于未来会怎么样,要用力走下去才知道”。
  • “年轻时曾扬言,要饮遍人世间所有的酒,到后来才发现,五味尝尽,最爱的是清欢”
  • 好多人在这里一开始就很迷茫,因为没有了高中时的那种“高考压力”的逼迫,而有的则是“60分万岁”的怪象和“网游世界”的刺激。一直都在感慨、思考大学的一种怪现象:老师上面一厢情愿、滔滔不绝的传授知识,学生却在醉心于手机、游戏世界的“美好”,可谓“大学课堂师生演——一个愿讲一个不愿听”。这是一种多么令人骇然的现象啊。不知道这背后的原因是学生不喜欢该门课程设置呢?还是不喜欢老师讲课的方式呢?还是没有触碰到自己的利益需求呢?亦或是觉得学这个东西毕业后有用吗······等等一系列问题在你我脑海中萦绕,这是一个不知道令多少专家学者、老师导员们头疼的一件事呢!
  • 数据解读:撩到一份“好”工作,背后到底有多难
  • Remember me before the memory of love disappears.
  • 礼义廉耻,忍耐克己,百折不屈
  • 在冷清的深夜中,在寒冷的冬季里,我的心似春天般温宜。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