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大学生在线

一个时代最大的悲哀,莫过于“这届父母不行”

男得 字号:TT 760


(一)

一位供职于某知名企业的朋友给我讲过这样一个“坑娃”故事:

有一年他们在一所重点大学做校园招聘,面试结束后告知学生一周之内会通过邮件通知结果。但在接下来的一周里,公司的人力资源部每天不同时间都会接到一家人从河北打来的电话——有时是父亲,有时是母亲,更多的时候是双亲。内容也是一样,就是询问一个学生的应聘结果。当每次得到“请耐心等待”的答复后,两位家长在转天依旧锲而不舍地致电询问,连续几天,乐此不疲。

很快,这件事传到了人力资源总监那里,于是在名单出来当天,他亲自划掉了这个孩子的名字——尽管这名学生在笔试和面试环节的表现都算出色。

在一次部门例会上,总监在谈起这件事情时表明了他的观点:这个孩子将来或许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员工,但是我仍有两点顾虑:第一,我担心他的父母在他入职后每天向我们咨询他孩子的情绪状态和工作状态,影响我们的正常工作;第二,我害怕一旦他在公司受了委屈或遭遇了什么不如意的事,他的父母会不会想方设法给公司提各种不合理要求,甚至可能干扰总裁的工作——对于这样的父母,“堵”到总裁或许并非难事。

朋友告诉我,令他记忆犹新的是这样一句话:

“我拒绝他,不是因为他不行,而是他的父母不行。”


    (二)

车尔尼雪夫斯基说:艺术要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很多年前,黄宏在小品《超生游击队》中给自己的三个女儿分别起名为“海南岛”、“吐鲁番”和“少林寺”,当时只是惊艳于演员的精湛舞台表现力和编剧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如今却惊异于它“高于生活”的一面:它竟然精准地预测到了时下的某种流行趋势——当你在网上看到诸如“王者荣耀”、“黄埔军校”、“徐栩如生”这样的奇葩姓名的时候,你会不会也觉得“海南岛”、“吐鲁番”、“少林寺”简直弱爆了。

坦白讲,在我看到这些名字的时候没有觉得妙趣横生,也没有“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的感慨,只是没有想到网络世界已经开始以这样的形式与现实世界“合轨”——这些奇葩名字哪个不带着“网名”的套路:刻意、轻佻、博人眼球、引人关注。

我一度怀疑这些孩子是不是充话费送的,否则怎样不靠谱的父母,能给自己的亲身骨肉起出这样的名字。

我甚至开始焦虑,当有一天满街都是“齐得龙东强”“孙子兵法”“王者荣耀”的时候,这个国家会是什么样子。

作家张晓风曾在《念你们的名字》中这样阐释父母与子女名字的关系:“名字是天下父母满怀热望的刻痕,在万千中国文字中,他们所找到的是一两个最美丽、最醇厚的字眼--世间每一个名字都是一篇简短质朴的祈祷!”名字,除了单纯的标识属性之外,往往寄托着一个家庭、一个家族乃至一个民族的希望,反映一个家庭的学识、品味和格调,法学家江平先生给儿子起名“江波”,寓意“江海行舟多险阻,愿汝长能耐风波”。而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中,一个人的姓名由于汉字在“形、音、意”等方面的独特美感,甚至可以成为一种独特的文体,否则为什么“孙行者”和“胡适之”能够成为妙对呢?

但请原谅我粗鄙的学识和狭窄的心胸,我找不到“黄埔军校”这种名字的有什么美感和深意,也不觉得给孩子起这种名字的人有资格为人父母,更不相信孩子成长于这样的家庭能够接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和好的发展。

对了,这个孩子考上的那个学校叫什么来着?


(三)

事实上,排除一些戏谑的因素(毕竟充话费不送娃),很少有父母不疼爱自己的孩子,否则就无法解释“学而思”、“优胜”这种课外培训机构在当今社会的畸形繁荣,甚至那些给孩子起奇葩名字的父母或许也只是想表达对孩子独特的爱——尽管方式值得商榷。

如果说“坑爹”的孩子多是因为“无知”,那么“坑娃”的父母责多是源于“任性”。他们的逻辑是:我的孩子我做主!

刚刚学民法的时候我很诧异:为什么规定一个人成年的标准是18周岁,而法定婚龄却是男性22岁、女性20岁。婚后似乎有了些认识:成年是一个人个人维度的问题,表明你的心智水平已经足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但是结婚却是两个家庭甚至是整个社会维度的问题,这不仅意味着一个人要有足够的能力和责任心对另一个人负责,更重要的,是心智发展能够满足社会对一个家庭的价值期待——这需要一个法律意义上的“成年人”花费2年、4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去体悟。所以在这个意义上,孩子属于父母,也属于整个社会的。

为人父母,你任性不得!


(四)

老炮儿冯六爷“正是因为有很多垃圾观众才会有那么多垃圾电影”的论断未免有失偏颇,但“有什么样的父母就有什么样的孩子”却几乎算得上共识——否则刘备怎么会反复强调自己是中山靖王之后呢~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届父母不行”会比“这届人民不行”能让人感到更深层次的绝望。

石勇在《教育,回归人的成长问题》中提出了观察教育问题的四个视角,即“自我教育”“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认为“家庭教育”提供了一个人最基本的思维模式、行为模式、教养、视野和自我成长的意识。而父母作为家庭教育的主体,在与孩子相处的举手投足见都会“暴露”自己的道德水准、知识储备、审美水平,从而成为孩子成长情况“背书”,构成了外界深度了解孩子的另一个视角,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现在某些重点学校在选拔学生时要增加面试父母的环节——因为一旦家庭教育缺位,自我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都会缺乏稳固的支撑点,进而影响一个孩子所受教育的整体质量。

而从你们给孩子起名字那一刻开始,家庭教育就已经开始了。


(五)

本科室友小凃(tu)有一次在群里给未来的子女求名,大家摩拳擦掌,电光火石间,“凃料”、“凃夫”、“凃娣”接连“面世”,最妙的莫过于小段给他一双儿女起的“凃漾”和“凃森破”。

大家一笑了之。

你也不会当真,对吧?


标签:

0
文章评论 (0)

专栏名称

男得

生活在别处,所以,我想和你聊点别的~

最新发布的文章

1/3

谁关注了我

1/3

每周热文

1/8
  • 东海 大陆架 日本
  • 辅导员如何指导全国银奖实体创业项目
  • 书法,有人说:“书法就是写字”,不完全是写字。有人说:“书法,书是写的意思,法是规矩和要求,按规矩和要求去写字,就是书法。”有他一定道理,但是肤浅,没有谈到实质。
  • 也许,人类的宿命就是,就算看不到未来,也无法停止去爱,但至少今天,我和你在一起。
  •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不忘初心,牢记习大大谆谆教诲,把个人的理想同国家的前途、民族的命运紧密相连,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紧密相连。不断开拓创新,执梦远航。
  • 推进就业工作供给侧、需求侧改革,提高学生职业幸福感
  • 习总书记说,青年要立志做大事,不要做大官。我觉得这是说给我听的。我从小就立志做大事,不过也没有做成大官。倒是经常做一些小官。所谓小官,其实是学生官,也就是学生干部。
  • “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道乖者,不以咫尺为近”,诚如斯言,也许我们离成功来说距离很远,但我们可以用加倍的努力追赶强者的步伐,我们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我们成功的晚了一些。对于我们来说,刚刚过去的高考,便是最大的机遇。也许很多人因此而走向更高的人生平台,有人用自己最大努力换来自己的理想,也可能有些人不甘命运的玩弄,继续与命运博弈。但是,不管怎样,只要是用自己的努力换来的,那就是最值得珍惜的。其实我们都一样,只是我们要以自己想要的方式完成这场人生旅程。
  • 每个人都知道写作的重要性,但是一到下笔就觉得困难,本篇可以帮助这些朋友
  • 大学生,就业
  • 一言不合就中伤 瞄准兼职实习菜鸟的骗术有多狠?
  • 让我们向所有平凡人的匠心致敬!
  • 怎样做一名称职的监考?怎样诚信、安全应试?攻略告诉你
  • 卢思浩说:“至于未来会怎么样,要用力走下去才知道”。
  • “年轻时曾扬言,要饮遍人世间所有的酒,到后来才发现,五味尝尽,最爱的是清欢”
  • 好多人在这里一开始就很迷茫,因为没有了高中时的那种“高考压力”的逼迫,而有的则是“60分万岁”的怪象和“网游世界”的刺激。一直都在感慨、思考大学的一种怪现象:老师上面一厢情愿、滔滔不绝的传授知识,学生却在醉心于手机、游戏世界的“美好”,可谓“大学课堂师生演——一个愿讲一个不愿听”。这是一种多么令人骇然的现象啊。不知道这背后的原因是学生不喜欢该门课程设置呢?还是不喜欢老师讲课的方式呢?还是没有触碰到自己的利益需求呢?亦或是觉得学这个东西毕业后有用吗······等等一系列问题在你我脑海中萦绕,这是一个不知道令多少专家学者、老师导员们头疼的一件事呢!
  • 数据解读:撩到一份“好”工作,背后到底有多难
  • Remember me before the memory of love disappears.
  • 在冷清的深夜中,在寒冷的冬季里,我的心似春天般温宜。
  • 礼义廉耻,忍耐克己,百折不屈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